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我家阿黄  

2009-11-19 13:36:55|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黄是我家的一条狗,雄性,今年四岁多,毛色灰黄,体态丰盈、雄壮。我对它是喜欢多于厌恶,家里其他人对它则是厌恶多于喜欢,因而阿黄就常常遭受到家庭其他成员的愤怒指控和喝斥。阿黄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在我家生活了四年多,而且还将继续如此地生活下去。

我家阿黄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阿黄落户我家。四年前一个冬日的下午,我率领全家人照例回老家探望住在乡下的父母,同去的还有亲戚家的一个孩子,探亲队伍浩浩荡荡。刚回到家里,孩子们就被街坊的一群小伢子引逗着疯玩去了。我们则在家里与闻讯而至的乡邻们陪着父母说话,聊一些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琐事儿。大约1个小时后,女儿在一群孩子的簇拥下回来了,两手还抱着一个纸箱子,女儿的神情极其亢奋,额头上汗津津的,小脸儿红扑扑的,那情景俨然似一位得胜回朝的巾帼将军。那个不大的纸箱里,蜷卧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它就是现在的阿黄。当时,阿黄才一个多月,表情羞答答怯生生的,毫无威武和雄壮可言,可女儿却不嫌其脏,小手轻轻地捋着它的皮毛,极其温情地哄它:“阿黄别怕,阿黄别怕。”那神情俨然是在侍弄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孩儿。我们虽然极不情愿,见女儿如此喜欢,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这样阿黄被我们带回了家。开始,阿黄住在我家的阳台上,后来我们不堪其脏,就在院子里给它焊了个铁笼子,那就是阿黄的家了。一年之后,阿黄则由一个邋遢蒙童发育成了一位威武雄壮的小伙子。

我家阿黄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阿黄凶狠好斗。阿黄是一条极其普通的柴狗,出身低微,不像其他名门望族之后有势可仗,可它却见不得同类,只要看见犬类就撒开四蹄奔将过去,若发现是公狗的话,它就跟疯了似的开始撕咬搏杀,直到对方逃脱为止。阿黄战争史上的得意之笔是与阿三家的菜狗一场战斗。阿三是我的酒友,附近村庄的一个痞子,这家伙喜欢养狗,家里养着三四条狗,品种都比阿黄好。一个夏季的早上,我照例起来在河边遛狗,也顺便吸几口烟咳嗽几声清理清理嗓子。一开小门儿,看见阿三正领着他的爱犬正从门前走过,阿三仗着他的狗人高马大,又有其它几只狗助威,就指挥他的一条细狗—就是会撵兔子的那种狗来咬阿黄。看见这庞然大物,阿黄起初还真犯憷,迟迟不敢向前搏杀,很有要退缩的意思,我卡着腰不置可否。架不住阿三的再三挑衅,阿黄脖颈上的鬣毛开始耸起,然后,怒吼一声扑了过去,阿三家的细狗大概没见过这种阵势,还没过招便吓得落荒而逃,阿黄则“呜呜”叫着紧追不舍,弄得爱面子的阿三非常扫兴,他尴尬地笑了笑,悻悻地随狗而去。几分钟后,阿黄高高地翘着尾巴凯旋而归,伸着长长的舌头向我回报战功。当天中午大约十点,阿三打来电话说他的细狗被阿黄咬伤了几处云云,我哈哈一笑,说了两个字:“活该!”气得那头立马挂了电话,从此我再也没见过阿三遛过那条狗。阿黄的两只耳朵总是向上支愣着,从没见他的耳朵耷拉下来过;头也总是傲气地高昂着,伸着长长舌头,两眼机警地四处张望,尾巴也总是高高翘起,就不曾见它夹过尾巴。现在,附近的狗类只要看见它就撒腿而逃,它简直要称霸一方了!我纳闷:主人温文尔雅,这东西咋能这么霸道呢?

我家阿黄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阿黄残忍无道。阿黄很残忍,除了不咬母狗,凡是公狗绝不放过,被它咬死的狗已有三四条了吧?咬伤的则无法统计,不知道有几条,反正门岗老董经常向我汇报阿黄的战绩。阿黄见猫就掐,小区里的几只野猫就经常遭到它的追杀,如果不是家家都有防盗窗,不知道会有几只猫儿死于非命。这家伙连长满硬刺的刺猬也敢掐,河边居住的一窝刺猬就不断受到它的侵袭,被它一个一个从草窝里寻来咬死,嘴里常弄得血淋淋的,看了令人寒心。我们一家人受不了它的残忍,对它的恶行同仇敌忾:这家伙太残忍,真欠揍!幸而,阿黄还有会拿老鼠的一点本领,这几年大约有几十只耗子被它缉拿归案,要不,我们早把他送人了,阿三对它虎视眈眈已经很久了。当然,阿黄还有讲究卫生不在自家屙尿的优点。

我家阿黄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阿黄低级下流。阿黄品格低下,修养极差,见了母狗必然前去勾搭,那下流模样无法用文字和语言描述,只有动用我那“文明棍”才能将它赶回家,没有别的办法。附近居住着一贵妇人,她经常牵着她心爱的纯白色牧羊犬来河边溜达,人们对她是侧目而视。一次,大概是她那狗发情了,阿黄冲上去就想做那风流韵事,吓得那妇人叽叽喳喳,我赶紧用手里的“文明棍”将阿黄赶下来,咱是本分人,可不想没事惹事。可那妇人却不领情,还冲我直邪乎,咱两手一卡腰,丢下一句话:你再敢邪乎一句,我可真不管了!那婆娘一句没敢吭,像一只被斗败的鸡乖乖拉着她的爱犬回家了。此后,她带着她的最爱只在河对岸溜达!更可气的是,这可恶的家伙见了女人也它妈瞎慌慌,弄的邻居们对咱老有意见。阿黄,可真是一个可恶的下流坯子!

    我家阿黄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阿黄是个无赖。多数时间阿黄都是被圈在家里每次让它放风,不玩够它就不想回家,除非动用专用于它的“文明棍”逼着它才能回家;有时候,还耍赖皮,到家门口往地上一趟,四蹄朝天,挡住回家的路,两眼看着你,嘴里还呜呜呀呀的不知说的啥,它不回家,也不让你回家。真是一个十足的无赖!对了,阿黄还会学狼叫,就跟相声演员侯耀文似的,那一声“嗷”拖得特长特长,聒四邻吵八家,经常有邻居问我:“你家养了一只狼吗?”我矢口否认,笑而不答。

     唉,咱是清白人家,跟它丢不起这人啊!这个无赖,或许真的该离开我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