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我非良民  

2009-12-28 21:47:10|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大概有十来岁的年纪时,在那年秋季里的那个下午,我跟着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大家伙去野外割草。走啊走啊,走到了一块离村庄有三四里地的田地里,哪儿有草啊?那年月,别说不长庄稼,就连草也不长,真是邪了门儿了。百无聊赖之际,两眼就不安分地四下里张望。

   “那不是,邻村的傻印。”我指着不远处的傻印给大家伙看。傻印是邻村的一个半傻子,20多岁了,还没媳妇儿,光棍儿一条,因为我们村头搭村头,所以大家都很熟悉。那年头,人穷的叮当乱响,精人还娶不上老婆,更别提一个心眼儿不够数的半傻子人了,这没啥稀奇的。

   “锤叔,咱揍他去!”大家伙眼睛一亮,就像猎狗发现了猎物一般,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对我下了命令。咱人小辈儿大,他不得不这样称呼老子;可咱武备不行,也不得不听凭他吆三喝五地使唤老子,他妈的。大家伙一马当先,咱也紧随其后。

    傻印你他妈赶紧逃跑啊,可他显然没有发现我们,更没有想到一场羞辱会从天而降。等到他发现有危险时已经走不脱了。见气势汹汹地来了两个恶煞,傻印知道大事不妙,一边后退,一边嘿嘿傻笑:“爹,爷,饶了我,饶了我。”“老实交待,又偷俺村的庄稼没有?”大家伙两手叉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没有,没有。下回不敢了,下回不敢了。”傻印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时节,人都饿的够呛,偷点庄稼拔个萝卜是常有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没有偷是吧,那你把裤子褪下来,顶衣胞!”大家伙又对傻印下达了命令,口气不容置疑。顶衣胞是让人把头伸进自己裤裆里的一种玩法,一般只限于男性。起初,傻印不想脱裤子,大家伙就向前逼近了一步,傻印只得乖乖地把裤子褪到腿弯儿处,然后侧身卧在地上,极其熟练地将头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那宝贝疙瘩就赫然露了出来。

   “锤叔,薅两棵荠荠菜,打他的那东西!”儿子又在命令老子。荠荠菜就是那种带刺的蒲公英,扎住人体时,皮肤就会马上起一片细细的红疙瘩。这小子,真他妈坏透了!但老子又不得不服从他。

    于是,我就拔了两棵蒲公英,照着傻印的那东西一下一下地打下去。每打一下,傻印就他妈像杀猪般地嚎叫,就像高玉宝打淘气似的,有那么痛吗?我怀疑傻印也是他妈的装蒜!因为傻印的脸上一滴泪都没有,净他妈干嚎!这玩法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站起身把手里的刑具狠狠地扔在地上,愤愤地说:“不玩了!”傻印就一骨碌爬起来,提上裤子一溜烟逃跑了。

    许多年来,我一直拷问自己:两人合伙欺负一个傻子,算英雄吗?而今,那个大家伙已经故去好久了,不知道傻印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我想问一声:傻印,真的很痛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