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爬墙头”  

2009-12-29 15:32:39|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爬墙头在我们这儿可不是啥好话。男人爬墙头是说这人生活不检点,爱拈花惹草;女人家的墙头被人爬了是说这家的女人不正道。不是有人这样说过吗?从窗户里进来的,不是小偷就是情人。这道理一样,有门有路你不走,偏偏爬墙过去,这绝非君子行径。记得十四五岁的时候,咱就当了一回非君子。

    一个夏季的傍晚,我本家一堂兄甜言蜜语地跟我商量:“兄弟,跟我到东头玩去吧?”东头特指我们村东头住的一户人家,一家养了六七个女儿,因此东头就成了众多小伙子聚集的地方,这家人也因此招来了街坊邻居许多的闲言碎语,用老家的话来说,就是门风不太好,名声也不太好。我这位堂兄当时二十来岁,也正是豆蔻初开跃跃欲试的年龄,人长的白白净净帅帅气气,无奈家里弟兄太多,还没有娶上媳妇儿。我知道他跟东头家的老五经常眉来眼去粘粘唧唧的,还听说过老五的父亲曾掂着铁锨将我这位堂兄礼送出境。

    我翻了一下眼皮,很坚定地对他说:“我不去。要是让你叔知道了,非揍扁我不可。”我堂兄一听就着急了,赶忙拉住我的手摇晃着,乞求我说:“好兄弟,就陪哥去这一次,我不说。我明天带你捞鱼去,捞了全给你。中不中?”我不再言语,就撅了嘴跟着他去了,刚进大门就听见人家堂屋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老五母亲的眼神不太好,听说我们来了,老妈妈十分乖巧,故作亲热地拉住我的手说道:“小儿,你也来了,稀客稀客,快坐床上。”她家辈份长,我称呼她奶奶,老太太说着就把另一个人撵下床去,让我坐在床沿上,然后他们就云天墨地的拉开了。

    咱那时还不解风情,发育也不咋样,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愣是听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他们都说了些啥话,我连一句都没记住。没有兴趣自然就听得乏味,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呵欠连天,眼皮直打架,正好感到一阵内急,于是就去她家的厕所里解手。完事后,再也不想回她家屋里去了,瞅了瞅低矮的墙头,就决定抄近路回家睡觉去。那时候,咱的身手是相当的麻利,两手扒住墙顶,身子一纵越墙而去。一觉睡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大半早上了,通红的太阳已经老高老高了,也不洗脸,揉揉惺忪着睡眼,拿了一个窝头啃着,背了畚箕到地里割草。走在大街上,看见当街里老婆儿娘们儿这儿一群那儿一伙,唧唧咕咕,指指点点。心里感到疑惑,就磨蹭着走慢了,侧耳细听,原来她们是在悄悄地议论:东头家的墙头,昨夜里又让人家爬了一回。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就低了头,也不吭气,匆匆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一次邻居们是真的冤枉了他们家。冤枉就冤枉吧,反正东头也不是啥清白人家,也不差这一回,顾不住为他们平反昭雪,就顺其自然,由它去自生自灭吧。三十年过去了,嘿嘿,那事儿到现在咱也没敢承认过。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