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阿灰的故事  

2010-03-21 19:41:04|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灰是我家曾经养过的一条普通柴狗,已经死去好多年了。每当想起他时,心底里总产生一股浓浓的亲情和爱意。那是三十年前的旧事了。

    阿灰的童年。大约在我十六七岁时候的一个冬天,冻得瑟瑟发抖的阿灰来到了我家。那时候农村很穷,生活很艰苦,我家自然也不例外,阿灰就靠吃残羹剩饭与我们一起艰难度日。那时候的冬天好像比现在的冬天冷一些,寒冬季节滴水成冰,农村人常常赖在床上躲避严寒的袭击;人尚且缺乏柴草取暖,更谈不上给狗构筑安乐窝了,阿灰就常常钻进炉灶里取暖避寒,身上经常弄得少皮没毛灰不溜秋的,模样也不好看,情状极其可怜。

    阿灰恋家。冬去春来,阿灰渐渐出落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儿,时常跟在主人的屁股后面走街串巷。一天,父亲要去村北十里外的地方赶集,阿灰也跟在后面跃跃欲试,任凭父亲百般呵斥,他就是不回家。父亲也只好依了他,这是阿灰第一次出远门儿窥视外面的世界。集市上的人你挤我抗熙熙攘攘,初次闯荡世界的阿灰不知怎么就与父亲走失了。时过中午,父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归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一天过去了,阿灰没有回来;两天过去了,阿灰还是没有回来。我们不止一次到村口和一里外的公路边去迎接阿灰归来,但始终没有见到他的影子。我们断定阿灰回不来了,那两天一家人都因此闷闷不乐。第三天中午,阿灰却出人意料地回到了家里,到家后就躺在当院里歇息,很疲惫的样子。我们喜出望外,拿馍的拿馍,端水的端水,纷纷慰劳这迷途归来的孩子,可阿灰只吃喝了一点点又继续休息了。听村里人说,阿灰是从村南面老远的野地里回来的,从此,阿灰再也没有离开过我们村和我们家。

    阿灰温良恭让。走失事件之后,全家人对阿灰就多了几分关爱和怜惜。除了喂他剩馍剩饭之外,也偶尔扔给阿灰整个儿的窝窝头,喂他稀饭时还特意给他添加些菜汤、菜根之类的佐料,以增加食物的可口性,阿灰总是吃的津津有味,这是别人家对狗不曾做过的事情。在家里人的悉心照料下,阿灰出落的越发英俊挺拔,只是他生性腼腆,如果没有外来的挑衅,他绝不轻易斗架,被迫还击时,则凶狠异常,常常将别的狗掐的夹着尾巴四处逃窜,阿灰在村里也因此声名雀噪。街坊阿冬比我大几岁,论辈分他该喊我叔,这小子也喜欢养狗,平时还爱惹是生非;在他们居住的那一湾儿,他的狗也是一厉害角色,听说阿灰很凶狠,他心中很不服气,就领着他的狗前来跟阿灰比试。

    那天,我恰好在老家小住,看阿东的狗高大威武,还带着一股凶猛气,心里直犯憷,生怕阿灰吃了亏,就笑了笑对阿东说道:“算了吧,谁掐着谁都不好。”阿东则执意要他俩比试比试,没等我许可,就指使他的狗前来挑衅,而阿灰则眼巴巴地看着我,迟迟不肯出招儿。阿东连同他的狗就更加得意,我被阿东的行为惹得性起,将手一挥,说了声:“阿灰,上!”阿灰的鬣毛立马耸起,吼叫着扑了上去,两只狗瞬间就斗在了一起,你咬我,我掐你,中间还夹杂着阿东的大呼小叫声;不一会儿,两只狗就气喘吁吁,鲜血淋漓。我扭过头不忍心再看下去,一任他们撕咬。过了一会儿,只听得阿东一声怪叫,我转身一看,阿东的狗被阿灰生生撕下了一块头皮。阿东的狗转身想跑,可阿灰却紧紧咬住不放。这阿东急红了眼,捡起一块半截砖就要砸阿灰,我顺手抄起一把铁锨,厉声喝道:“你他妈个X,人还兴参加吗?”一句话骂得阿东羞红了脸,他撂下砖头,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悻悻地说:“锤叔,不是,我想把他们弄开。”我喝住了阿灰,阿东的狗夹着尾巴逃走了,阿东也随着他的狗灰溜溜地走了。这次搏杀,阿灰体力消耗极大,休养了好多天才缓过劲来。

    阿灰不馋不贪。阿灰的生命历程中曾有过两次厄运,但两次都逢凶化吉幸免于难。先是在他年少时,因贪吃一只死老鼠差点儿送命,幸亏他及时吣了出来,自己将养了好多天,身体才渐渐复原,从此他再也不吃老鼠。父亲生性耿直,在村里问事多年,难免得罪一些人,于是就有了后来有人将拌了药的肉馒头扔进了我家当院里的事件。阿灰吃过这拌了药的肉馍后,又及时吐了出来,不久也慢慢康复。从此,他宁愿在家里吃粗茶淡饭,也绝不吃外人喂的丁点儿东西,哪怕是香喷喷的大鱼大肉,连瞧都不瞧一眼。从这一点上说,阿灰比当今的某些领导人还有记性,明知道前面是个坑,还经不住那玩意儿的诱惑,一个劲儿地贪贪贪,最终也将自己扔了进去,甚至丢掉性命。阿灰的德性很好,从不偷嘴吃,即使你把大鱼大肉放到他能够得着的地方,他也不偷着吃,除非你将肉放到他面前,他才怯生生的看过主人脸色,得到允许后才衔走吃掉。这远比其他狗有品位有教养,望见了想吃的眼巴巴地盯着你,嘴里流着长长的口水,对着人摇尾乞怜,一副下贱模样。

    阿灰谦恭有礼。阿灰八九岁的时候,我们有了儿子,平常的日子,我们住在县城不回老家,但阿灰却知道儿子是他的小主人,对我儿子总是温良恭谦让。儿子两岁多的时候,回老家时很稀罕阿灰,爱抓住阿灰的皮毛扯扯拽拽,甚至骑在阿灰身上,阿灰却从来没发过脾气,总是不急不躁不温不火,俨然像一位脾气温和的老家员,谦恭礼让,温厚善良。我们从家里离开的时候,阿灰总是跟在身后默默相送,一直陪伴到离村头一里多外的公路上;直到我们乘坐的汽车发动了,再向他挥挥手告别,他才转过身慢腾腾往家赶。每当回忆起这个场面,我心里总会涌起一股对阿灰浓浓的亲情,老婆孩子也有同感。

    阿灰之死。过去我们总回老家陪着父母过春节,为了图一个喜庆,我每每弄一挂长长的鞭炮,在年三十晚上拿到当街里燃放,借以显摆显摆我家与别人家的不同。我的老家紧邻大街,年三十儿晚上,街坊邻居都将鞭炮拿到当街里燃放,一时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四处作响。响声大作的鞭炮声将阿灰吓得落荒而逃不知所终,我们找了大半夜也不见阿灰的踪影。大约在六七天之后,邻居在村后的水塘里发现了阿灰的遗体。阿灰是被人打死的,凶手怕暴露事情真相,连夜把他被埋在了水塘边。死后的阿灰被家里人卖了一百七八十块钱,算是对我家做出了最后的贡献。这是我后来听家里人说的。可怜的阿灰与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鞠躬尽瘁,死而不已!那年的三十儿晚上,我们的阿灰去了,家里的一只山羊吃麦麸撑死了,而我,则因燃放烟花绷破了手指头,早早返回了县城,混了好多天才长利索。那个春节,真是一个倒霉的春节!

    亲亲的阿灰,十八年了,还记得你的老朋友吗?我的阿灰,等着我,到那边我们还做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