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反常的季候  

2010-05-19 22:26:02|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气候有点儿反常。

    漫长的冬季。去年11月初,身上还没感觉到寒冷,一场大雪袭击了中原大地,漫天遍野,一片苍茫,人们一下子被甩进了漫长的冬季。从郑州到濮阳200公里的路程,一路走走停停,让我整整跑了一天。整个冬天里,我不得不用厚厚的棉衣把自己严严地包裹起来,出门的时候,总是提肩缩颈,蜷手蜷脚,嘴里哈着寒气,一副做贼的模样,眼巴巴地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春天姗姗而来迟。年过了,节过了,清明也过了,春天该来了吧?可春天却像一位出阁的新娘,挪动三寸金莲,迈着轻柔的细步,走三步退两步,偏偏姗姗而来迟,让人褪不去那臃肿的冬装。柜里的春装早等急了,总找不到显摆的机会,淑女们也无法卖弄她们窈窕的身姿,嘴里就经常嘟嘟囔囔咀咒着这该死的天气。三月三,一身单,这是老辈子传下来的歌谣,可哪里有春天的影子?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今年没有体验。

    骤来的夏天。五一前夕,气温骤然升高,温度从十几度“噌”地蹿到了三十多度。还没等到看见春姑娘的模样,夏天就冷不丁地蹿了出来,让人猝不及防,时令也从冬季一步跨入了夏季。那时节,我正衣帽整齐地在南下的列车上正襟危坐。火车还没开到郑州,我就将外套脱了下来交给了妻子;列车刚过许昌,我又不得不解下系得紧紧的领带,并将严实的领扣解开,还时不时地掂起领角往里面扇风;走到漯河时,不知趣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过来,我的头上就不争气地开始冒汗了,不得已我又褪去了羊毛衫,身上也顿时轻松了许多。列车继续南行,温度也继续升高,身上被汗弄得粘唧唧的,很不舒服;还没到孝感,我就溜进厕所,脱掉了贴身的秋衣。一路狼狈赶到了达武汉,上身就只剩了一件薄薄的衬衣,弄标准像的美好愿望也成了泡影。

    北雪南涝,云南大旱。年初,新闻上报道,新疆发生严重雪灾,降雪持续时间之长、雪量之大、积雪之厚、气温之低,历史罕见,当然损失也非常严重,仅牲畜就冻死10万余只5月17日,甘肃省张掖又惊现鹅毛大雪,积雪最厚达到了20厘米,突如其来的低温降雪,致使当地80余万亩农田严重受害。6月6日上午,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出现持续两小时的罕见暴雪,嫩绿的麦苗被大雪覆盖,部分地区绝收,给当地农业生产、电力设施带来严重影响。媒体又云,云南遭遇了60年不遇的大面积旱灾,云南全力动员,抗旱救灾;云南旱灾引起举国瞩目,全国也纷纷伸手支援。4月份以来,南方16个省份遭受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达835千公顷,受灾人口达1367万人,因洪涝灾害死亡102人;广州“5·7”暴雨灾害,农存住房严重受损,市内水浸车量达18434辆,财产损失惨重。昨天,江西婺源暴雨倾盆,携带泥沙的洪水从山涧奔腾而下,城镇乡村处于洪水直接威胁之下,婺源1.5万余人紧急转移,其颠沛流离情状不难想象。   

    不提山西矿难和玉树地震了吧?这年节,到底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