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贺州张氏祠堂  

2010-09-24 10:00:12|  分类: 浪迹萍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8日中午,我们的行程是拜谒贺州张氏祠堂,同来的还有广东汕尾的张氏宗亲。贺州的宗亲也学着我们的样子,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辆装了警灯的车,吱吱哇哇在前头开道,一路上耀武扬威招摇过市。不知内情的人保准认为贺州又来了什么大人物,殊不知车里坐着的只不过是几个酒囊饭袋而已。我觉得完全没必要这样弄,贺州宗亲的此举非常不理智,咱这民间活动,你张扬个啥?你以为你是当今官府吗?想咋弄就咋弄。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贺州风光)

     在车里没事儿干,我就一边浏览贺州风光,一边拍了几张照片。汽车沿贺州大道南行,再折向207国道西行,右转北行,又下道东行,再左转北行,再折而西行。记得路过贺州学院后,又前行一段,右转弯拐向了一条乡间小道。最后,我自己也被弄糊涂了,不知道车辆是往哪个方向行走。大约在十几分钟后,我们被带到了贺州市北郊的一个小村庄,张氏祠堂就设在这里。祠堂建在村子的西南部,祠堂右前方是一个小型广场,广场上停放了一辆大巴车,后来才知道,这辆大巴是准备用来接送贺州和桂林两地张氏宗亲的。贺州的宗亲本来准备在这里弄一个隆重的欢迎和祭祀仪式的,后因准备不十分充分和人手不够只得作罢。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张灯结彩)

           在贺州宗亲的引导下,我们一行人下了车,走向祠堂前的明堂。进入明堂处,搭着一个硕大的彩虹门;明堂上方,扯起了一道道彩条,一派节日的喜庆气氛。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早已等候在祠堂内的当地张姓长老及宗亲代表赶忙跑出来迎接,一一握手表示欢迎,极其热情地递水让烟。大家各道辛苦,彼此寒暄,之后走进祠堂。祠堂大门上方,横挂着一条大红条幅,横幅上印有“欢迎宗亲指导工作”字样;门右侧粘贴着一张大红字幅,印有“热烈欢迎宗亲们莅临指导工作”字样,这字眼二让祭拜活动有点滑稽;看来,大江南北都随着时代发展而与时俱进了,即使是民风民俗也未能幸免。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张氏门第)

     站在明堂处向南瞭望,一马平川,视野开阔,郁郁葱葱;远远望去,绿树成荫,青山隐隐,万木葱笼。由此看来,祠堂的选址是请风水先生勘验过后才斟酌而定的。祠堂为一处平房,砖木结构,红墙黄瓦,仿古式样,一看就知道是近年来的建筑。红墙黄瓦是皇家专用色彩,搁过去这是犯忌讳的,别说祭祀不成祖宗,弄不好还要被问个杀头之罪。祠堂大门两侧粘贴一联,右为汉侯门第,左为唐相家风。由此可以推断,贺州张姓后裔是推崇汉留侯张良和唐宰相张九龄的,至于始祖挥公,对贺州人来说,那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情。不惟贺州宗亲,始祖挥公离我们任何人都很久远。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列祖列宗)

            祠堂内正北方是一长长的供案,供案上安放着众多张姓先人的牌位,正中间最高处是始祖挥公,稍下方的两侧可能就是汉侯张良和唐相张九龄了。两侧厢壁上分别悬挂两幅画像,右侧是始祖挥公和汉留侯张良,左侧是唐相九龄公和瑾江始祖化孙公。祠堂内,四个廊柱上粘铸着四付长联,对联的措辞相当考究,可惜我没有记录下来。我只记起了九龄公画像旁边的一联:天下张姓同出一脉,华夏族人共创辉煌。内容有些新意,对仗不大工整。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敬香献舞)

     祭祀仪式由贺州宗亲联谊会主持。当地一长老致辞,洋洋洒洒歌颂了先人的功德。贺州长老的本地话让人听起来很费力气,底下不时有人高声叫喊:“普通话!普通话!”但长老不为所动,始终不肯改变乡音,我们也只好屈就洗耳恭听,反正是一句也没听懂。好在致辞不久告结,在主祭人的吆喝下,张姓族人向先人默默垂首致哀并行鞠躬大礼。而后,各方宗亲代表向祖宗敬献高香,祠堂内便一时烟雾缭绕起来;然后,众人在主祭人的指挥下鱼贯而行,绕到众牌位前行鞠躬大礼,跟向遗体告别仪式似的。大礼终于完毕,宗亲们又在祠堂外面噼里啪啦燃放了一挂长长的鞭炮。    

贺州张氏祠堂【原】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舞狮队总指挥 咯吱窝里夹了一瓶矿泉水)

     鸣炮完毕,没有奏乐。在当地一老者的指挥下,舞狮队忍着酷暑在明堂上跳起了狮子舞。指挥者腋下还夹了一瓶矿泉水,好在口渴时抿两口。在老者的指挥下,舞狮者由大门外登堂入室舞进前厅,继而又越过天井,蹦蹦哒哒进了祭堂,也不怕惊了祖宗的魂灵。绕过祖宗的牌位后,又从天井、前厅耍了出去,舞狮终于完毕。一老者面含歉意,告诉我说:“今天人手不够,所以只请来了一只狮子来舞。”我笑了笑,对他说道:“一只就一只吧,咱老祖宗宽宏大量,不会怪罪的。”如果老者不说,我还以为贺州舞狮子就时兴舞一只呢,原来也是两只共舞!祭祀仪式虽然简朴了点,但贺州的宗亲已经尽了力,老祖宗不会不高兴的,我的总体感觉是贺州比韶关组织的好。

 

 

  评论这张
 
阅读(8288)|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