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飘逝的香脂味儿  

2011-06-26 13:34:36|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飘逝的香脂味儿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我七岁的那年春天上才开始上学,直接读一年级第二册,算是插班生。因为错过了学习汉语拼音的机会,所以至今分辩不清zh、ch、sh和z、c、s,还有j、q、x的正确读音,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老师跟我们一样,同样不会说普通话,因而,我们大家的普通话水平就一个样儿。因为那时候没努力,一直到现在我的普通话水平就一直很差劲儿,每逢出远门儿的时候,只要一开口说话,人家眼里总流露出鄙夷的光芒,笑话我是河南侉子。咱脸皮厚,自然毫不在意,河南人咋啦?招谁啦?惹谁啦?河南人不就是憨厚了一点儿大气了一点儿吗?这有啥好妒忌的?

     扯远了,回过头来说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学校就设在我们村里,处于鏊子的中央位置,那地方是一片开阔地,一拉溜儿盖了七间土坯瓦房,两头是两个教室,中间一间是办公室,当时的校舍自然没有围墙。学校里的学生不算太多,大约有六七十人。学校办的是复式班,一三年级在西头的教室里,东头教室里是二四年级。当时,学校只有两名教师,一位老师姓霍,是邻村的,男性,教二四年级;另一位老师姓梁,女性,教一三年级。霍老师年龄较长,品行相当好,从来没发过脾气,说话鼻音较重,一股娘娘腔。梁老师当时二十多岁,是俺村的新媳妇儿,她便是我的启蒙老师了。

 

飘逝的香脂味儿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梁老师是一个美丽女人。她个子不算太高,平头净脸儿,白白净净,留剪发头,更显得干净利落。梁老师穿戴很干净,我们都认为梁老师是我们村里最美丽的女人,但村里人却从来没人夸过她漂亮,我疑心这是那些邋里邋遢的草民们心存嫉妒的缘故。梁老师快人快语,毫无心机计,做事利利落落,办事不坐慢车,走路也风风火火。她大概只有初中文化,教学水平自然说不上有多高,但讲起课来总是谈笑风生,管理也从不松懈,没有交作业的,第二天她决不放过。上课的时候,手里经常拿着一根自制的教鞭,对着那些不听话的学生指指戳戳,偶尔也声色俱厉,只是那根教鞭就不曾落到过学生头上。

 

 

    梁老师很有耐心,对学生也很负责任。我是插班生,没读过一册书,梁老师怕我跟不上趟儿,因而就格外照顾我,经常站在我的背后看着我写作业。遇到笔顺写错的时候,她就手把手地教我咋写,那时候农村的孩子个顶个都是脏兮兮的,可她一点儿都不嫌恶。每逢此时,我们便可以闻到梁老师手上散发出的那股儿香脂味儿。在那个商品匮乏的年代,抹香脂是一种很奢侈的行为,那时候市场供应的化妆品好像只有香脂油和上海日化生产的宫灯牌杏仁蜜,到了冬天,还有防冻用的那啥油性棒棒。我学习很努力,没有辜负梁老师的殷勤和期望,到期末考试时,我的语文和算术都得了100分,这是我们班里的唯一,也可能也是她教学生涯中的唯一。宣布成绩那天,梁老师很激动,把我抱起来高高举起,丝毫不顾忌我那七道灰八道泥的面皮。我登时面红耳赤不知所措,再次闻到了她脸上那股好闻的香脂气。 

   梁老师很会讲故事。每逢我们厌学的时候,总有大胆的学生提议她给我们讲故事,经过一番精心的策划和准备,梁老师总能满足我们的要求。现在,我已经记不清她为我们讲过多少个故事了,我能记得起题目的就有《草原英雄小姐妹》、《女英雄刘胡兰》、《小英雄雨来》、《小兵张嘎》、《英雄王杰》、《邱少云》、《黄继光》、《雷锋的故事》、《空军英雄杜凤瑞》等等,还有为保卫集体财产而牺牲个人性命的刘文学。梁老师口才很好,讲故事时总是声情并茂,能讲清故事的来龙去脉,所以我们总是听得津津有味儿。有一次,在讲《卖花姑娘》时,教室里竟然哭声一片,哭得最厉害的就是那帮小题大做的丫头片子,我当时疑心她们太做作了。梁老师看到撂倒了一大片,她自己也很感动,感动得自己茫然不知所措,还得回过头来去哄那些哭得厉害的女孩子,最后不得不声明这故事纯属虚构。

飘逝的香脂味儿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梁老师很迂腐,她的夫君当过兵,后来转业到外地工作,在人们的想象中,她家的经济条件应该是不错的。在那个家家都很贫穷的艰苦岁月里,估计也有不少人会起沾光的念头。梁老师生性耿直,估计也没学会怎样看人眼色行事,她当时是代课教师,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当时的革委会,可当时革委会的人并不怎么待见她,只是碍于乡邻之谊没好意思找她的麻烦罢了;她那快人快语的脾气也时常引起邻人的不快,就连她的族人也偶尔说起她鸡毛蒜皮的不是来,这大概都是沾不上她家光的缘故。后来,梁老师去她丈夫那儿生孩子了,学校的老师也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反正都得跟村干部有点儿瓜葛,否则,就休想干这不劳而获为人师表的好差事儿。我的一个堂哥高中毕业后没啥事儿可干,就曾担任过我的老师,因为那时候我父亲担任着村干部。可这家伙并不怎么知恩图报,还亲手揍过我,至今我耿耿不能释怀。后来,我堂哥当兵去了,学校老师又接连换了好几个人,大多是初中毕业或不毕业,只是认识几个字儿,课文也勉强能读得下来,就是不怎么会讲课,更别说讲那引人入胜的故事了。

 

飘逝的香脂味儿 - 金戈铁马 - 金戈铁马的博客

      此后,我们都渐长渐大,脚步也愈行愈远。我离开小村后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极少逗留,梁老师也从我们村调到外村教学,再也没回到我们村任教。再后,我们也早已超过了听故事流鼻涕落眼泪的年龄,那股纯纯的香脂味儿自然也淡了许多。我参加工作后,梁老师几次进城办事,我们曾见过几面,我尽力为杨老师提供力所能及的方便,小心翼翼地尽着做弟子的职责。再后来,退休后的梁老师随丈夫到外地安享晚年了,那股馨香的香脂味儿也渐渐随她飘逝而去,但我仍能从那若有若无的馨香里寻找回童年的记忆。

  而今,我们渐渐变老,惟愿梁老师晚年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