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瞎子老难  

2011-09-02 22:34:53|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瞎子老难是我曾经的街坊。其实,老难并不是一个实瞎子,只是双眼高度近视而已。他看东西时,总要把物件儿拿到眼前近处才能看得清,尤其是在辨认钱币时更是如此,总是两手捏住纸币的两头儿,拿到近乎挨住眼皮的距离,让那阿堵物认真地从眼前来回划过,以辨明那东西的真实面目;有时候,还得把钱翻转过去或颠倒过来,用同样的方法和动作再仔细审查一遍,直到切实弄清票子的真实面目方才罢手。幸亏那时候假币还没有盛行,倘若老难生逢仿真技术高超的当代,他那眼神儿是不足以分辨票子真伪的。单从这一点来说,瞎子老难还是应该感到庆幸的。

  据说,解放前老难家早先曾经拥有好过几顷土地,家里有好几进院落,而且在附近的几个集市上还有不少店铺,家境相当宽裕,这老难又是家中独苗儿,活脱脱的一个小少爷呢。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老难未及成年时,他的父亲撒手而归驾鹤西去。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爷子死去不久,老难的母亲也急急追随而去。临终前,老妇人不放心她这个残疾儿子,对老难千叮咛万嘱咐:“儿啊,只要好好守住这个家,你一辈子就不会受冻挨饿。有难处时,把咱家里的门搭铞儿拽下来卖了,也够你吃几个月。”当时,老难哭哭啼啼唯唯诺诺。

  可是,老难并未听从父母的遗训,失去了严父慈母的管教和约束,少不更事的老难很快便学会了赌博耍钱,推牌九儿、抹纸牌儿、押宝儿等赌术样样精通。只是他那不争气的眼神儿妨害了他的财运,牌桌上常常遭人暗算,总是输的多赢的少。赌场上,这老难很人物,很少欠人家赌债;有时候还很大气,累了就离开牌局,让别人替他看牌,自己则躺在床上稍事休息,遥控着看牌人下赌注,瞎老难的家道就这样慢慢败落下来。老难先是变卖了一块块田地,继而,又抵押了集市上的一处处店铺;接着,又开始变卖一幢幢房产。这样的时光没过几年,厚厚的家底儿就被他折腾得只剩下栖身的三家堂屋了。沦落到这步田地的老难并未就此收手,继续混迹于各类赌场。有一次,他输完了赌资,庄家就问他:“老难,没钱了,还下啥?”老难说:“下我堂屋西间的二坡檩。”于是,庄家发牌,老难双手一摸,颓然说道:“闭十。”第二天,人家就拆去了他堂屋西间的二坡檩。到解放前夕,老难已经混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了。福兮祸之倚,祸兮福之存,划阶级成分时,老难的堂兄弟都被划成了地主,唯独老难被划为贫农,逃脱了后来一次次批斗劫难,这老难真的很幸运。

  老难的眼神儿是不适宜干那些精细农活儿,或者参加重体力劳动的,生产队通常分配老难去远离村庄的地方看守林场,一年四季也不用回村里来。看守林场,老难偶尔变卖几棵树木以慰劳肚皮,生产队拿他没办法,就让他住牛屋喂牲口,他总是偷吃喂牲口的料豆子。一个冬季下来,他吃得红光满面,却把牲口喂得瘦骨嶙峋皮包骨头,生产队只好又把他派回林场。生活困难时期,为了填饱饥饿的肚子,老难也跟其它人一样,难免偷吃生产队里的玉米、花生之类的庄稼,只是这老难偷吃的次数和数量比别人更多一些而已;有时候,吃饱了就干脆就地睡觉,反正他家里跟地里也没什么差别。老难有一点长处,就是从不偷各家各户的东西,这一点很被人称道。因此,村民们虽然看不起他,但心里也不十分厌烦他,甚至还多少有点儿待见他。有事没事的时候,许多人都主动跟他打招呼开玩笑,瞎老难总是呵呵一笑,也不怎么气恼。瞎老难在村里辈份长,可谁也不喊他爷爷,总是“瞎老难,瞎老难”地乱叫,他也就那样胡乱答应着;偶尔有人叫他“老难爷”时,他总是喜得合不拢嘴,直说“这孩子真懂事,长大了肯定有出息”之类的奉承话。

  这老难的嘴巴很刁,喜欢吃油水大的东西,谁家有死猫烂狗了,总会及时说与老难,他也不厌其脏,就拎回到自己的那一间小土屋的剥哒剥哒煮着吃了。大集体时期,老难也偶尔偷偷干一回两回杀猪宰牛的勾当,赚几个小钱花花。那时节,老难便格外风光起来,随身穿的衣服更加光亮了,颇能引得一些艳羡的目光过来;那个时候,人们普遍食不果腹,能吃一顿肉食过过嘴瘾解解馋,简直就是贵族生活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老难经常出去闯荡江湖,也不知他在外面到底干什么营生,回家时总能带来一些新鲜话题。有人说,老难出去“蹬大轮”了;“蹬大轮”就是爬火车偷盗的意思。我疑心这是在诬陷老难,连走道都辨不清路的人怎么去爬那飞驰的火车?那几年老难总是被当做盲流逐级遣返,交由大队监督劳动改造,可大队干部将他领回村后,谁也没有认真改造过他,一任他继续到处游荡。

  瞎老难终生未娶,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没有半点家私的瞎子呢?屋里没有女人,老难膝下就自然不会有一男半女;搁到现在,这老难简直要成为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典范了。这老家伙的眼睛虽然不好使,但下半身还没坏,生理上还有要求,兜里有几个钱的时候,也偶尔去串串寡妇家的门儿,我就曾经遇见过一回。某一天的晚上,村里的几个半大小子领着我们几个小屁孩儿在大街上玩耍,远远就看见老难鬼鬼祟祟地向一家寡妇门前踅摸过去,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大家伙们的指挥下,大家都屏住气谁都不吭声,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就在老难将要向寡妇家门里拐去的当儿,大家伙儿拿起土坷垃纷纷向老难投去。受到猛烈的突然袭击,老难显得很惊慌,他也不敢声张,踉踉跄跄地抱头窜去。据说,老难还用一块熟肉成功勾引了村里的一位傻丫头,这狗日的瞎老难!

  许多年之后,老难更老了,也更加困难了,他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除了一份责任田外,也没什么积蓄,侄男道女们自然不待见他,谁都不想为他养老送终。有一次,我回老家探望父母,这老难凑了过来,央求我帮他进乡敬老院,我答应了他。后来,我给乡里问事的说通了这事,就顺便回老家告诉他。村民告诉我说,老难死了,是被汽车撞死的。肇事人给他买了一副棺材板儿,又出了一笔丧葬费,他的侄男道女便草草安葬了他。我松了一口气,或许,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老难真幸运啊,临死还混上了一副棺材板儿。死的好,死的好啊!死了就不用留在世上受罪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