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远亲旧戚之姑表姐夫的表叔  

2012-05-20 08:54:30|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历年前的一天上午,我早早来到了办公室,正准备把当天要办理的事项列一个提纲,这是我的习惯。我刚刚坐下来拿起笔,一位不速男客便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陌生的年轻女人。这男客我眼儿熟,五十多岁,矮矮的个子,只是一时想不起究竟是谁。我站起身,示意他们坐下,一边温和地打着招呼,一边为他们倒水。对方一脸谦卑,问我还认识他不,我微笑着点点头,尴尬地“哦哦”了两声。对方毫不介意,很大度地告诉我:他是我的表叔,并提醒我什么时候我们在什么见过面我为他办过什么事等等。

   我登时想了起来,原来这人是我姑表姐夫的表叔。前几年,他的女儿卫校毕业,我曾帮他们联系过实习的地方。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对方很感激,曾数次带着农产品到我家表示感谢;当时我就意识到,他们三番五次地过来肯定不是单单表示谢意,一定还有别的目的,弄不好就是想让我给他的女儿安排工作,咱哪有那本事啊!果然,他们后来拿着钱来找我,提出让我替他女儿找工作云云,被我一口回绝。我的本事和能力根本就为人家找不到工作,使劲跳起来都够不着的桃子,我绝不费那冤枉劲蹦跶着去摘;再说,我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去为他们找工作,这层亲戚关系毕竟远了点儿。我深知老百姓生活的艰辛和挣钱的艰难,就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再过来了,要过来也别拿东西,家里头啥东西都不缺。后来的几年里,他们果真没再来过。事后,我曾向表姐和表姐夫说起过这事,表姐说这人很好事,让我以后别再理他,原来他们的关系并不十分密切。

   他们落座后,我问“表叔”:“咋来的?有事儿?”“表叔”指着那年轻女人说:“这是你xx妹妹。她老公公前几天被抓走了,你还得帮帮忙。”“犯的啥事儿?”我问他。他回答说:“前几年跟人在面粉厂偷了点东西,前几天被公安局抓住了。”我告诉他:“这事儿很麻烦,涉及公检法三个部门,环节太多了,耗费的时间也太长,我实在没有能力和精力去替你去办这事儿。再说,现在谁都没胆量去干那些通融作弊的事,那是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不过,我可以替你们打听打听情况,我只能做到这一点。”于是,我拨通了朋友的电话,朋友告诉我说:“这人是在近期部署的清网行动中落网的,缉拿他费了不少周折,是在山西捕获的。他的涉案金额超过了5万元,判刑估计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量刑轻重的问题。”朋友追问我跟这人是啥关系,当着“表叔”的面,我自然不好说别的,说了句“以后再说”就挂了电话。其实,哪里还会有什么“以后”呢?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我把事情办到这儿,就已经尽到义务了,哪能再去害人害己呢?

    我将探听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并提醒他们这事儿不好办,要仔细权衡通融这事的得与失,有些人是收了钱也不给办事的,而且这种现象绝不是个例。他们的表情霎时黯淡下来,再三央告我帮帮忙,这简直是强人所难,我开始不耐烦了,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这不是其他事,我没法帮忙,也没那个精力和能力。”他们又缠磨一会儿,见不会有什么结果,就悻悻地离开了。他们走后,我打开了所有的窗户透风。过年后,他们又过来找过我一次,还杵给我一沓钞票,让我帮他们打通关节;我不得不再次向他们解释一番,并毫不犹豫地将那沓钞票推过去,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我至多帮他们打探点儿消息,绝不会参与此事。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来过,也没给我打过电话,我的耳边就少了些聒噪。不知道“妹妹”的老公公现在怎么样了,我天天诸事缠身,懒怠再去问它。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