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远亲旧戚之重堂姐夫(二)  

2012-05-23 09:32:14|  分类: 底层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堂姐夫的诊所让我心里很纠结,因为我知道,选择了一份儿职业,就意味着要承担那份儿责任和风险,比如说,你选择了开饭店,你首先要保证食品安全,其次才是食品的品质和营养,你必须能承担得起法律赋予你的那份儿社会责任。而医疗行业则直接关系着病人的生命安危,重堂姐夫有能力承担起这份社会责任吗?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一段时间里,我很希望他给我打电话絮叨絮叨,好让我了解他所开诊所的情况;但我又害怕他给我打电话,因为他的电话除了给我找麻烦外,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好事。

   好长时间过后,我终于等到了他的电话。那是去年春天的一个午饭后,当时我正躺在床上休息,这个时段里的电话,一般都是老家的人打来的,而且一定是找我麻烦的,要么就是突发事件或紧急会议。我拿过手机瞧了瞧来电号码,本地的电话,号码排列很一般,不在我的号码库之列,在接与不接之间,我选择了接听。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兄弟,吃饭了吗?”我听出来了,这人正是重堂姐夫。此刻,我心底里突然升起了一股厌烦,就尽量压住火气,问他:“吃过了。有事吗?”那边嗫嗫嚅嚅:“我有点事,明儿想见你说说。”我不耐烦地说道:“电话里不能说吗?明天我说不定会有啥事儿。”那边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大概意思是这样的:他们乡医院新调了班子,院长是他表弟,表弟领导不了伙计,想通过我把伙计弄出去。没等他说完我就噌地发火了,冲着话筒直吼:“你吃饱撑着了?没事儿操这份儿闲心!县委的班子是不是需要你调配呢?省政府的班子要不要你参与一把?人家卫生局配班子我能干预得了吗?你是弄啥的?你就是一个种地的,侍弄好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别操闲心了,那不是你管的事。”说完,我啪地撂下了电话,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心情再也平静不下来。不一会儿,那边又把电话打了过来,我一任它在那儿叫唤,懒得再去理他。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老家的三哥打来电话:“兄弟,忙不忙?”我立马恭敬下来:“就那回事,不能说有事,也不能说没事,现在是没事,挡不住一个电话过来就有事了。你有事吗?”三哥照实回答:“这不,姐夫非缠着我到你那儿,我也烦的撑不了。落黑儿你要是有空,我和他过去一趟。”三哥是我的重堂兄,是重堂姐夫的亲舅子,我俩一直很投机,话说到这份儿上,我还能说啥呢?我对他说:“那你们现在就过来吧,在车站北面的百姓餐馆等我,下班后我就过去。”那天,我还真有事,已经约了人吃饭,现在我不得不一一电话通知人家改日再聚。我知道,重堂姐夫拉着三哥来,无非是向我进一步施压而已;可他不知道,我是不会轻易受外界影响而改变主意的,今天我需要做的无非是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耐心地向他们解释而已。

   下班后,我如约而至,三哥和重堂姐夫还没有赶过来。于是,我便在餐馆内捡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要了杯水喝着,并开始点菜,然后,抽着烟慢慢地等他们过来。时间不长,重堂姐夫和三哥便赶来了,还雇了一辆面包车。我跟三哥打过招呼,示意他们坐下,又招呼服务员上菜倒酒。三杯小酒过后,我开始奔入主题,冲着重堂姐夫说:“我说过了,这事儿不行,你咋又把三哥弄过来了?”重堂姐夫说:“兄弟你不知道,那人不听我表弟的,老想掐掉我,弄走那人我表弟就当家了,我也就安全了。”要不是三哥在场,弄不好我又急了,这是啥人啊这是?这是啥事儿啊这是?我强压住火气儿问他:“卫生局是咋宣布的?是院长主持工作,还是支书主持工作?如果是你表弟主持工作,领导不了别人是他能力不行,有问题可直接向卫生局反映。如果宣布是人家主持工作,你表弟就应该主动去配合人家。”重堂姐夫回答说:“是我表弟主持工作。”我知道,我的重堂姐夫不过是这位院长的一马前走卒而已,他想四两拨千斤通过别人的手,不动声色地除掉自己的“政敌”,这样的人要么是糊涂一盆儿,要么是阴险奸诈,我顿时对那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憎恶情绪。我喝了一杯酒,压住内心的不快,对这位重堂姐夫说:“这叫啥事儿嘛?才搭三天伙计就在背地里下手整人家,这是君子办的事儿吗?两人的磨合需要一个过程,工作上有分歧也是很正常的,作为一院之长,应该主动与伙计沟通交流,彼此袒露出存在的分歧和问题,他跟那人交流沟通过吗?”重堂姐夫支支吾吾,也说不清个小鸡叨米,只顾自言自语地说些混沌话。三哥则一言不发,坐在那儿只顾低头吃菜,我向他举了举酒杯,然后我们一饮而尽。

    谈话进入了僵局,场面上出现了短暂的沉寂。我心里很生气:你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想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吗?想要坏我半世的清名吗?凭什么让我去害一个跟我不相干的人?做梦去吧!我对眼前的这位重堂姐夫产生了强烈的厌恶。这糊涂人也不看个眉眼高低,依旧喋喋不休强人所难:“兄弟,你给人家说说呗,把那人调走。”我白了他一眼说:“我不是卫生局长,我干涉不着人家的事;就算我是卫生局长,也不会干这种小人干的勾当。你也是糊涂,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别操那么多闲心好吗?闲心操多了累得慌,好好活自己吧,这不是该你管的事。”说罢,我们共同端了一杯酒。这糊涂人依然不依不饶:“我表弟想跟你坐一坐,你啥时候有空?”我本不想接触这号人,但碍于三哥和他的面子,我只得退而求其次,就对他说:“你知道我不爱在外面吃饭,也没必要吃人家的饭,让他去我办公室谈吧。你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来之前给我打电话,看我有没有时间。”饭桌上还说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其它话,主要是指点他如何干好工作和防范发生不良事件的话语。饭局结束后,他们就连夜回家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重堂姐夫再没来骚扰过我,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