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卫国史话》之第四十五回 怀猜忌 大逐群臣 231  

2013-07-22 13:27:03|  分类: 卫国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前480年冬,在母亲伯姬等人的逼迫下,辅政大臣孔悝与蒯聩歃盟,驱逐了出公辄,拥立蒯聩为君,是为卫后庄公,卫国第三十任国君。蒯聩即位,立儿子疾为太子,人称太子疾,又提拔重用了一批亲信在朝内供职,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孔府家臣子伯季子被重用为大夫。蒯聩与儿子争国成功,竖子浑良夫出了大力,蒯聩就依先前许诺之言,擢拔浑良夫入朝为卿,允许他穿衣打扮跟别的大臣有所不同,上殿下朝可以衣紫衣、着黄裘、进宫不释佩剑,但没有将姐姐伯姬嫁他为妻。后庄公明白,将公主嫁给一个竖子,脸面上实在不好看,因此这诺言就只给浑良夫兑现了一半儿,没兑现的那一半儿再不提起。浑良夫凭空掉下了一桩富贵,自是欢喜不尽,也不敢追逼蒯聩兑现全部许诺,两下相安无事。蒯聩能回国即位,孔悝母子帮了大忙,为了感谢孔氏的帮助,随后蒯聩带领随从到孔氏家庙祭拜孔氏祖先,还特地为孔氏家庙的祭鼎做了鼎铭,颂扬了孔氏先人的功德,勉励孔悝要像他的先人一样效忠国家。其鼎铭曰:

  六月丁亥,公假于太庙。公曰:“叔舅,乃祖庄叔,左右成公,成公乃命庄叔,随难于汉阳,即宫于宗周,奔走无射,启右献公,献公乃命成叔,纂乃祖服。乃考文叔,兴旧嗜欲,作率庆士,躬恤卫国,其勤公家,夙夜不解,民咸曰休哉!”公曰:“叔舅,予女铭,若缵乃考服。”

  蒯聩流亡国外多年,卫灵公归天后,本欲归国继位,却遭到儿子出公辄派兵阻拦。赵鞅率兵护送他回国后,盘踞戚邑十三年,内外不通,国人曾派兵驱赶他离开卫境,蒯聩处境十分尴尬。蒯聩心有怨言,信不过朝内旧臣,欲尽去朝内大臣而提拔亲信干政。诸大夫闻听此言,在国内害怕遭到报复,纷纷出奔国外,大夫公孟彄再次出奔齐国。公孟彄本卫灵公之子,与蒯聩是异母兄弟,因兄长公孟絷无子,卫灵公遂将儿子公孟彄过继给公孟絷为子,以续其祀。公孟彄本为太子蒯聩党羽,蒯聩谋杀南子不成,公孟彄害怕父亲治罪,曾出奔郑国避难,后来又从郑国奔往齐国居住,等到卫出公继位,才从齐国回到国内任职。今见后庄公心怀猜疑,时常迁怒于国人,公孟彄害怕遭到迫害,遂早早逃奔齐国而去。大夫石曼姑曾奉出公辄之命,出兵阻止蒯聩回国,又率兵攻打戚邑。此时,石曼姑已经故去,其子石魋入朝为官,后庄公为了发泄胸中愤懑,首先将石魋驱逐出境。石魋出奔晋国避难,及至卫出公复位后,石魋才回国任职。

  蒯聩不惟恼恨出公辄不仁不义,对诸大夫也有怨气,欲尽去朝内大臣泄愤。群臣尽皆愤慨,欲引兵作乱,蒯聩此念才慢慢中沮。蒯聩对大臣指桑骂槐,冷嘲热讽,先对司徒瞒成抱怨道:“寡人居外久矣,子亦尝闻之乎?”司徒瞒成闻言大为惊惧,将蒯聩之言告诉了同僚褚师比,褚师比十分惊慌。褚师比乃前朝大夫褚师申之子,逃亡晋国的褚师圃是其祖父。褚师比就与司徒瞒成秘密策划,打算伺机攻打蒯聩,又担心自己实力不够,讨伐计划才没有付诸实施。

   公元前479年,卫后庄公蒯聩改元。初春,司徒瞒成与褚师比相约,一同逃奔宋国而去,蒯聩正忙于朝内事务,而不予理会。正月,蒯聩派大夫鄢武子赶赴雒邑,将复国之事向王室禀报,希望得到王室认可。周敬王派单平公接待来使,鄢武子对单平公说道:“蒯聩得罪于君父君母,逋逃于晋。晋以王室之故,不弃兄弟之好,置诸河上一十有三年,今天遂人愿,获嗣守封地焉,特使下臣肸告于天子。”河上,是指河上邑,特指卫国戚邑,因位于黄河东岸而称之。肸,是鄢武子的名字。单平公,春秋时期单国国君,王室卿士。单国,伯爵,周成王之子的封国,原在今陕西省眉县,后随王室东迁至今河南省孟津县东南。单国系王畿内封国,国君世为王室卿士。此时周王室威望已是一落千丈,有些诸侯国,废立国君根本就不禀报王室,今见卫使携礼具币前来讨示,喜得周敬王一蹦腰高,哪里有不依允之理?周敬王没有亲自接待鄢武子,让单平公回复卫君蒯聩道:“今鄢武子以嘉命来告余,请归卫致命叔父蒯聩,余贺尔成世,复尔君位,敬之哉!上天保佑,望尔谨慎为政,若不恭敬谨慎,天亦不佑,其时后悔莫及矣。”鄢武子奉了周王之命,马不停蹄返回卫国,向后庄公复命。蒯聩听说得到了周王室的承认,自是欣喜不已,便开始做下一步打算。

  蒯聩生性多疑,怀疑孔悝原是出公辄旧党,拥立自己诚非所愿,打算将孔悝驱逐出境,碍于他帮自己取得君位,也算立有大功,此际将他逐出国外,怕人说过河拆桥,一时难以找到借口,遂隐忍不发,暗暗等待发力时机。六月,蒯聩在平阳宴请孔悝,重重酬谢他帮助自己夺取君位,诸大夫也都有馈赠。蒯聩向孔悝频频敬酒,一直到孔悝酩酊大醉为止。蒯聩怕孔悝权势太重对自己君位不利,决定趁半夜无人时送他上路,将其赶出卫国。孔悝知道蒯聩气量狭小,不能容物,生怕在国内遭到打击和迫害,他不敢怠慢,连夜收拾了细软、物什等紧要之物,载其母伯姬于车上,径出平阳城西门仓皇奔逃。仓促之间,忘了拾掇家庙中藏神主的石函,孔悝就让人坐副车回西圃家庙中去取,家臣得令而去。

  子伯季子见后庄公驱逐了孔悝,请求追杀孔悝一行,以表对主子的忠心。醉意朦胧间,蒯聩表示赞同。子伯季子本是一个卑劣小人,他原是卫国正卿孔悝的家臣,在卫国政变中立有功劳,被后庄公蒯聩被擢拔为大夫,入朝为官。今见家主孔悝失势,子伯季子便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企图加害于原主子孔悝,以取悦于新主后庄公。得到了后庄公蒯聩的应允,子伯季子更不怠慢,带人前往追击孔悝母子。子伯季子利欲熏心,立功心切,快马加鞭追赶孔悝。途中,追上了取石函的副车,他就杀掉了押送石函的人,坐上孔悝的副车继续向前追赶。

  孔悝见副车久久没有回来,生怕发生意外,就吩咐家臣许公为返回迎接。途中正遇子伯季子,许公为见子伯季子坐着自家的车子,心中就明白了八九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许公为决定与子伯季子决斗以定胜负,他按下胸中的怒火,轻蔑地对子伯季子说道:“与不仁者争斗,没有不胜利的。”许公为曾与子伯季子同事于孔悝,了解他那点本事,就强令子伯季子用箭先射自己。子伯季子见许公为突然到来,心中早已发憷,正准备先下手为强,拉开架势与许公为争斗,没想到许公为竟然让自己先射,此话正中小人下怀。子伯季子盘马弯弓一连向许公为射了三箭。子伯季子心里发虚,射箭时手腕发抖,射出的箭偏离许公为很远,一箭都没射中。等子伯季子射罢三箭,这许公为也不客气,就弯弓搭箭,一箭结果了子伯季子的性命,余人星散。他又在自家的副车上找到了那个石函,然后驱车赶上了孔悝一行,随同孔悝母子出奔宋国而去。髯翁叹子伯季子曰:

卖主求荣事可哀,乘人遇险下石来。

弯弓搭箭射将去,一缕阴魂赴祭台。

  是年六月,吴国攻打楚国慎邑,白公胜率军击败来犯的吴军,缴获大批军械辎重,俘获了不少吴国士卒。七月,白公胜以献战利品为名,带兵进入郢都,杀死楚国大臣子西与子期,劫走楚惠王,史称白公之乱。白公胜欲立子闾为王,子闾不肯接受王位,也被白公胜杀掉。随后,楚大臣公子高闻白公胜作乱,率方城外之军前来镇压,靖难之军由郢都北门而入,派箴尹固和国人攻打白公胜。白公胜走投无路,逃到山中自缢而死,楚惠王恢复王位。白公胜,楚太子建之子,楚平王的嫡孙。起初,太子建在国内遭到诬陷,携家人出逃到郑国,为郑人杀害,白公胜由郑国逃奔到吴国。楚惠王二年,令尹子西召白公胜回国,封他于白地,号曰白公。白公胜本欲伐郑报仇,但由于楚国君臣的阻扰而未能替父报仇雪恨,遂痛恨楚国君臣,暗中积极争取民众,准备夺权,遂引发此乱。

  蒯聩荒淫无耻,生活腐化,即位后便在国内大选美女充仞后宫,无数家庭从此妻离子散,多少青春少女进入樊笼。国君蒯聩骄奢淫逸,后宫妃嫔便也跟着飞扬跋扈起来。一位嬖人向太叔遗讨要酒喝,太叔遗没有给他,嬖人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太叔遗。一天晚上,后庄公做了一个梦,让嬖人请卜者给自己解梦,这嬖人终于找到了报复太叔遗的机会。嬖人贿赂了卜者,两人合谋陷害太叔遗。太叔遗原是公室后裔,前朝大臣太叔疾之弟。卜者来到宫内,蒯聩向卜人叙说了梦境。那卜者装模作样,假意思考了一番,对蒯聩说道:“君有大臣居城内西南隅,勿去,恐有害也。”蒯聩听信了卜人的鬼话,心里便疑神疑鬼起来。太叔遗住在帝丘城西南隅,此兆正应合在他身上。自此以后,蒯聩看太叔遗哪儿都不顺眼,先革掉了太叔遗的官职,其后又褫夺了他的封地。他还不放心,没过多久,就下令驱逐太叔遗出境。太叔遗无可奈何,就携了夫人孔姞,逃往晋国而去。

  后庄公蒯聩嗜虐成性,非但凌辱朝内大臣,还暴虐国内平民,横行不法,为非作歹,大失人君之道。一日,蒯聩登城眺望,一村落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向从人问道:“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从人回答说:“那个村子是戎州。”古时候,戎狄相通,都是异族的意思。春秋时期,狄人窜犯中原诸国,卫国差点儿被狄人灭国。蒯聩闻言大怒,说道:“此我姬姓之地,岂容戎人在此?”当即命令军士前去堕毁村落,戎州村民把蒯聩恨得咬牙切齿,每欲寝其皮而食其肉。不久,他又站在北城墙上观景,看见正在田野里劳作的己氏之妻的头发很漂亮,就命令属下率兵出城,强行剃下了己氏之妻的头发,为自己的夫人吕姜做了一个发髢,弄得己氏之妻好长时间无法出门见人,己氏夫妇对蒯聩恨之入骨。

  卫蒯聩即位后,驱逐旧臣,暴虐国人,为所欲为,不恤民情,导致了国内政局的动荡不安。大臣们相继奔窜他国,后庄公蒯聩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反倒自我感觉良好,不顺眼的人大多离开了朝廷,他觉得自己的统治更加稳固了,就盘算起了自己的玉器宝贝。一日,他与浑良夫在宫内闲谈:“吾继先君之位,而未得宝器,如之奈何?”当时,天色已昏黑下来,小竖在旁边秉烛照明,浑良夫接过蜡烛,让小竖走出宫去。蒯聩秉烛照明,见四下无人,对后庄公说道:“吾君欲得宝器,何不招亡君归国。亡君亦君之子也,召之而择嗣,不亦可乎?亡君若归,宝器可尽得也。”亡君是指蒯聩之子出公辄,出公辄出逃时,带走了府库内的所有宝玉重器。这蒯聩也是贪婪之徒,为聚敛财物,就采纳浑良夫之计,准备以择立太子为名,诱召流亡于外的出公辄及诸公子回国,欲夺其所拥宝器。

  哪知隔墙有耳,君臣二人的谈话被在宫内服务的小竖子听到了,这竖子是太子疾安插在蒯聩身边的眼线,小竖子随即将这话密报给了太子疾。太子疾听了竖子密报,决定逼迫父君蒯聩与自己歃血为盟,不招诸公子回国。事情紧急,太子疾遍寻府中,无奈一时无牛,当即用车载上一头公猪,以备歃盟取血之用,一如蒯聩逼迫孔悝歃血时那样;又急忙带了五名贴身随从,连夜赶往宫中,乘机劫持了后庄公,强求蒯聩立自己为嗣子,逼迫他歃血立誓,不召亡君出公辄回国,且必杀竖子浑良夫。蒯聩听罢,面露难色,对太子疾说道:“勿召辄易耳,但与良夫有约,免其三死,奈何?”太子疾回答道:“请俟四罪,然后杀之可也。”后庄公迫不得已,答应了太子疾。父子二人秘密定下计策,准备在宴会上对浑良夫下手,铲除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

   公元前478年春季,后庄公蒯聩在藉田之圃建造了一座木帐,木帐用虎形图案做装饰。落成之日,蒯聩邀请有好名声的人跟他在此吃第一顿饭,太子疾邀请浑良夫赴宴。此时的浑良夫已不再是过去孔府中的小竖子了,而是后庄公朝中的重臣,但见浑良夫乘坐着两匹公马驾驭的车子,穿着紫色的狐皮大衣,袒露着狐皮黄裘,威风八面,入宴席也不解下随身佩剑,就坐下来饮酒。太子疾看见了,立即命人将他拉了下去,浑良夫认为受到了极大侮辱,高声质问太子疾说:“臣有何罪?”太子疾也不含糊,当场历数了他的三条罪状:“臣见君有常服,侍食必释剑。尔衣紫衣,一罪也;狐皮黄裘,二罪也;见君不释佩剑,三罪也。”浑良夫自恃立君有功,又有后庄公先前的许诺,脖子一挺,对太子疾嚷道:“与君原有旧盟,免臣三死。”听到浑良夫的高声叫嚷,太子疾冷冷一笑,厉声对浑良夫说道:“亡君以子拒父,大逆不孝,而汝欲召之归国,非四罪乎?”这情形正应了那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浑良夫哑口无言,太子疾更不怠慢,喝令左右赶紧动手,将浑良夫拉出藉圃,斩下了他的首级。这浑良夫助纣为虐,帮助蒯聩劫持大臣孔悝,合谋作乱,驱逐国君,本来打算享受一番荣华富贵,没成想到头来,却落了个如此下场,可悲可叹。后人戏曰:

冠冕紫衣自气派,狐裘轩车谁不爱?

富贵荣华成一梦,藉圃纳下人头来。

  这蒯聩也是一个忘恩负义之徒,他能回国即位,非但浑良夫和孔悝母子出了大力,晋人赵鞅也帮过大忙。卫灵公死后,赵鞅曾亲自带人护送蒯聩回国,帮他与卫侯辄争夺君位,打算在卫国培植亲信。蒯聩登基后,继续与齐国结盟,迟迟没去晋国朝拜晋侯,也没向赵鞅表示谢意。是年春三月,赵鞅派人到卫国责问蒯聩道:“君之在晋,赵鞅为主,今请君或太子来晋朝聘晋侯,以免赵鞅之罪孽。如若不然,晋侯将疑鞅指使焉。”蒯聩以国内未安君位不固为由推辞,拒绝去晋国朝聘赵鞅和晋侯。晋使要求蒯聩派太子入晋为质,太子疾闻讯大惧,连忙赶往驿馆,对晋国使者说道:“此皆因寡君性多猜疑,致使大夫出逃他国,且寡君一心向于齐国,不能事奉晋国,此事与下臣无干。”太子疾也是一个忤逆之子,在晋使面前故意诽谤父亲,要求晋国出兵攻打卫国。晋使辞别卫侯蒯聩返国,将蒯聩与太子的话,如实禀报给了赵鞅。赵鞅闻言,登时大怒,誓言讨伐卫侯蒯聩。是年六月十日,赵鞅亲自率兵开赴卫国,责问蒯聩的忘恩负义之罪。

  蒯聩闻赵鞅率兵来伐,急派人到齐国告急,请求齐平公姜骜发兵救援。齐大夫国观与陈瓘奉齐侯之命率军驰援,与晋军列阵对峙于帝丘郊外,晋人单车挑战齐军,陈瓘俘获了晋军挑战者。两名俘虏被押解到齐国两位将军面前,副将陈瓘命令军士脱去俘虏身上穿的囚服,换上晋军原来的衣服,然后接见他们,和颜悦色地对俘虏说道:“国子实禀齐权,临战前告我:无避晋师。吾岂敢违命?子又何辱?归而告与简子。”简子是时人对晋军主帅赵鞅的尊称。陈瓘命人把两名晋国俘虏放走,俘虏临走前,陈瓘再三嘱咐要将这话转告给晋主帅赵鞅。赵鞅带着自嘲的口吻说道:“我卜伐卫,未卜与齐人战。”赵鞅被陈瓘的虚言所吓,不想和齐人交战,于是就传令晋军罢兵,重兵驻扎于邯郸,窥视卫国的一举一动。齐军见晋国撤兵,也撤军归国。

  是年,吴国发生了空前的饥荒,越王勾践遂大举攻吴。三月,勾践率军五万北上伐吴,吴王夫差也率姑苏全部兵力迎战越军于笠泽江,吴军依托江岸列阵,两军隔江对垒。勾践认为在敌前强渡难度较大,决定兵分三路,采取两翼佯动的战术迷惑敌军,借以调动和分散吴军兵力。越军以主力实施中间突破,部署左右两军各派一部兵力,秘密机动到上下游各距主力五华里处,于夜半鸣鼓呐喊,伪示渡江。吴王夫差果然中计,判断越军将从两翼渡江钳击,遂分兵迎战。勾践在吴军忙于调动兵力、注意力集中到两翼之时,命军队主力潜行渡江,向吴军要害中军指挥部发动突然袭击,吴军大败而逃。越军乘势追击,在没、郊两地又两次击败吴军,夫差率部退入都城姑苏据守。此时,吴王夫差尚有亲军万人,姑苏城防坚固,易守难攻,勾践见一时难以攻下姑苏城池,命人筑城于胥门之外,对吴国进行长期围困,三年后终于灭掉了吴国。

  楚国内乱,陈人仗着自己有积蓄而侵袭楚国。楚国安定后,准备夺取陈国的麦子。楚惠王向太师子穀和叶公诸梁询问军队统帅的人选,子穀说:“右领差车和左史老都辅佐过令尹、司马攻打陈国,大概是可以派遣的。”子高说:“这两个人出身微贱,又都被俘虏过,百姓轻慢他们,怕不会听从命令。”子穀说:“观丁父做过鄀国的俘虏,武王让他做军帅,结果战胜了州国与蓼国,又使随国和唐国顺服,领土大大扩张到了蛮人各部。彭仲爽做过申国的俘虏,而文王让他做令尹,使申息二国成为我国的两个县,又使陈国与蔡国前来朝见,开拓封疆到达汝水。只要他们能够胜任职务,做过俘虏又有什么关系呢?”子高说:“上天的意志不容怀疑。令尹对陈国有遗恨,上天如果要灭亡陈国,一定会保佑令尹子西的儿子去完成,您何不任命他呢?我害怕右领和左史有俘虏的卑贱,而没有他们的美德。”楚惠王占卜此事,卜曰子西之子武城尹公孙朝带兵出征吉利。

  楚惠王派公孙朝带兵夺取陈国的麦子。陈国人出兵抵抗,结果被楚人战败,公孙朝率兵包围陈国。秋七月初八日,公孙朝灭掉依附于吴国的陈国,陈湣公被楚惠王杀掉。陈国历经三次内乱和亡国之祸,国势日趋衰败。起初,公子弃疾发动政变,推翻楚灵王而自立,是为楚平王。平王为笼络人心,缓和与诸侯国间的关系,使陈国复国,立故太子偃师的儿子吴为陈侯,是为惠公。陈惠公死后,陈怀公即位。此时吴国强大,曾攻破楚都,楚人几乎亡国。吴王召怀公入吴,怀公有意借机灭吴,但被国人反对,只好称病未去。四年后,阖闾又召怀公入吴,被阖闾扣留,最终客死吴国,其子越被国人立为湣公。湣公被杀,陈国灭亡。

  是年七月,蒯聩在城北寝宫内睡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登上昆吾台观景,忽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高大厉鬼登上台来,面向北方,来回跳跃着高声聒噪:“登此昆吾之墟,绵绵生之瓜。余为浑良夫,叫天无辜。”意思是卫国能瓜瓞相继,绵绵不绝,也有我浑良夫的一份功劳,苍天啊,我无辜呀!蒯聩惊出一身冷汗,一梦醒来,心存疑惑,就亲自卜筮,令卜大夫胥弥赦占之。胥弥赦一番占卜后,对蒯聩说道:“公且放心,毋相害也。”听胥弥赦这么说,蒯聩内心稍安,打算奖赏给他一座城邑。胥弥赦谢恩而出,刚出朝门,便对人说道:“冤鬼化厉,身死国危,兆已见矣。”胥弥赦顾不得受领蒯聩赏给的封邑,遂收拾了家什细软,连夜逃亡宋国而去。胥弥赦逃奔后,蒯聩又让别人占卜吉凶,其繇辞曰:“有鱼赤尾,横流彷徨,邦邻大国,将其灭亡,闭门塞窦,乃逾后墙。”后来,占卜的繇辞果然应验,晋国复来讨伐,蒯聩被国人驱逐,北逾城墙出逃,摔折腿后逃到戎州,被己氏杀掉。

  蒯聩生性多疑,且心胸狭隘,对大臣们必欲除之而后快,即位之初,就惊走了大夫公孟彄、司徒瞒成和褚师比。其后,又驱逐了大夫石魋、孔悝母子和公族太叔遗,朝内大臣一空。后来,又为太子疾所逼,杀掉了于己有功的浑良夫。一时间,国内人心浮动,怨言四起,诸侯大夫惶恐不安,人人感到自危,纷纷逃亡他国避难。卫国政权危机四伏,国内矛盾重重,国家危如累卵,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自认为政权非常稳固,在国内继续役使国人,虐待大臣,倒行逆施,作威作福。卫国后人赋《蒯聩台》诗讽蒯聩父子曰:

舆图换稿劫灰多,黎庶空吟击壤歌。

孔氏师徒倡礼义,宫廷父子动干戈。

萋萋衰草掩幽径,滚滚黄河逐逝波。

千载兴亡多少事,斯台作证尽消磨。

  蒯聩在国内胡作非为,卫人不堪忍受,朝廷危机四伏。冬十月,太子疾请求晋国出兵伐卫。赵鞅率师包围卫国都城帝丘,在攻城战斗中,主帅赵鞅亲自擂鼓激励将士,晋军士气大振,一举攻破帝丘外郭,帝丘城危在旦夕。晋军将要攻入帝丘时,卫人在亲晋派石圃带领下,合力驱逐后庄公,蒯聩匆忙逃离国都,奔鄄邑避难。石圃,卫国贤人石碏的后人,石恶逃亡到晋国,卫人立其侄儿石圃,以保存石氏祭祀。其时,晋人攻城甚急,石圃派人向晋国请和,并许以犒军之礼。赵鞅命令军士停止攻城,对将士说道:“大夫羊舌肸说过,乘其乱而得其国者,将无后焉。晋军乃仁义之师,慎勿乘人之危,烦劳诸位停止攻城。”晋军列队进入帝丘城内,赵鞅替卫国立公子般师为君,是为卫国第三十一任国君。新君般师乃卫襄公之孙,灵公之侄,蒯聩的堂弟,亲近于晋国。赵鞅替卫国立了新君,令亲晋派石圃留朝辅佐,此行目的已经达到,遂下令撤师回国。蒯聩闻听晋师已经撤走,十一月,又率人卷土重来,从鄄地杀回京师帝丘,赶走新君般师,自己继续做卫国国君,公子般师出奔齐国避难。屈指算来,这公子般师登基后,只做了个把月的国君,就被蒯聩赶下了台。

`@` - 暗香 - 暗香

   濮阳蒯聩台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