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2014-09-01 22:43:50|  分类: 摘抄剪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薰礁是南沙腹地郑和群礁西南部的一块干出礁盘,礁盘形体巨大,由南北两个珊瑚礁体组成。北侧礁体较大,长约1850米,称大南熏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南薰礁;南侧礁体较小,为椭圆形,长约1400米,称小南熏礁,又称西南礁。我渔民一向称其为南乙峙仔和沙仔。两礁距离4.5公里,中间隔一条水道,水道中有暗礁,水深13-18米,可作为锚地。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南薰礁位置图

    大南熏礁礁盘上有南北两处小沙洲和多处礁头,其东北侧有漫长的珊瑚礁脉,对来自东北方的风浪具有消减作用,使得珊瑚砂石得以在礁盘东北角堆积,对沙洲的形成与发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南熏礁沙洲在2000年才开始出现,现在已有200米长短,沙洲的形状随季风变化而不断变化,西南季风时是月牙形,东南季风时是个逗号。郑和群礁里沙洲很多,形成露出水面的沙洲跟季风与海流有很大的关系,珊瑚砂需要大风大浪把它们从礁底打上来,然后才能沉积在礁盘上,日积月累形成点片状或长条形沙洲。南沙是海鸟的世界,南熏礁沙洲上海鸟很多,特别是白鹭鸟,沙洲上也有不少鸟蛋,还有大腹便便的海龟。小南熏礁东北侧没有珊瑚礁脉,礁盘纵深也不大,因此形成不了沙洲。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第一代高脚屋及小沙洲

    南薰礁也是在中越88海战后才占据的一座岛礁,目前由我人民解放军驻守,其作用是拱卫东北侧21公里处由台湾省守卫的太平岛,监视附近的西南岛礁、同区域敌占岛礁并兼顾南部的九章群礁。南沙较大岛礁早已被周边国家侵占完毕,我军驻守的六个礁盘都是适淹礁,退潮时礁石裸露,涨潮时则变成一片汪洋。初期哨所是第一代高脚屋,条件十分简陋,基础设施和防卫能力很差,四周及脚下都是茫茫海水,战士们生活枯燥乏味,南薰礁尤其如此。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南薰礁哨所

    南薰礁地理环境十分险恶,除东北方的太平岛在台湾人手里外,周围是早被越南侵占的大型岛礁,东面的鸿庥岛、南面的景宏岛、西面的大现岛,还有附近的郭谦沙洲、舶兰礁等密密麻麻的多个岛礁都被越军占领,对南熏礁形成了三面合围之势。南薰礁礁堡距离深海仅200来米,自然条件十分恶劣,一年中要有四五个月受到海浪冲击,刮东北风的时候,巨大的风浪能打到礁堡上,让人惊心动魄。礁堡距离深海太近,使我军战备空间变得异常狭小,防小股敌人偷袭的难度加大。越猴曾多次图谋侵占我小南薰礁,都被我驻南薰礁守岛部队及时驱离。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越南侵占的鸿庥岛 

   南薰礁距离越南控制的鸿庥岛仅5海里,鸿庥岛为一座椭圆形小岛,东西向长轴560米,短轴180米,面积约0.08平方公里,也是南沙群岛中海拔最高的一座岛屿。鸿庥岛是越军在南沙驻军的预备指挥所,岛上驻有越南一个榴炮营,驻军约350人,防守和进攻能力很强,各方面都占有很大的优势。我南薰礁驻守部队仅有十余人,飘浮于茫茫无际的大海之上,孤身陷入越南侵占的众多岛礁的包围之中,势孤力单,缺乏依托,防守十分脆弱,劣势非常明显,极易遭受敌人的攻击,基本上处于敌军随时发起的攻击之下,情形相当凶险。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周志恒因公牺牲证明书

   当初,我军进驻南薰礁不久就发生了我驻守官兵全部牺牲疑案。1988年3月,我军进驻南薰礁,守卫部队只有一个班。1990年11月7日,我南沙指挥部发现南熏礁驻军失去联络,情况报告总部后,我南海舰队立即派船前往查看当时该处驻军编制共有12人,除战士徐会平因烫伤而被调到永署礁治疗外,南薰礁守卫官兵应有11人。调查组赶往南薰礁,在驻地仅发现有6具战士尸体,其余5人全部失踪,高脚屋内多处弹痕。接着,检查人员又从水下捞起了几只步枪,为我军守礁人员的制式步枪。失踪人员包括礁长张效忠、副礁长、通讯员等人,除战士徐会平因离礁而幸免于难外,其他人员全部罹难。此事至今仍是未解之谜,或许,这秘密只有在邻国的军事档案馆中才能解开。因此,加强南薰礁的军事建设显得特别紧急而重要。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南薰礁哨所

    南薰礁地理位置重要,开发潜力巨大,如果能通过填海造岛将南北两岛礁连接起来,其军事意义不可估量。为改善驻守人员生活条件,国自2013年冬开始在南沙进行填海作业,填海造地活动在南薰礁、西门礁和华阳礁同时展开。到2014年3月,中国已在南薰礁辟地0.18平方公里。5月份,菲律宾监测到中国已在南薰岛建造了一个小型建筑物;一个月后,中国出动多艘船只填海造岛,南薰礁已经变成了一个风筝状小岛,面积在10万平方米以上7月份,菲律宾军方拍摄的照片显示,南薰礁港口建设已经完成,有大型油轮在港口停泊。《菲律宾星报》8月29日渲染称,除了在赤瓜礁填海造地营建小岛外,中国的填海项目在南沙南薰礁、西门礁和华阳礁3个岛礁如火如荼地进行。截止到8月份,后续设施仍在建设之中。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南薰礁填海图

     南薰礁的主要部分建在礁盘中央,因为有两条道路通往哨所和港口处,南薰岛外形酷似风筝。南薰礁礁盘紧挨着深海区,海浪大时足有25米高,经常打向原来礁堡的二楼,而礁盘中央地带风浪强度减缓,因此要把南薰岛建在礁盘的中央部位,这样就需要有小路连接原来的礁堡及港口,这两条小路像南薰礁的两个手臂,又像风筝两只翅膀。2015年1月30日的卫星图像显示,一条堤道已经将该岛与原来的设施以及一座正在建设中的直升机停机坪连接起来。截至3月底,南薰岛地面基础设施已完成一半,岛上已经建起了南薰大厦和港楼!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建设中的南薰岛

         对此,菲律宾当局指手划脚,对我国在南海的填海造陆行动展开猛烈抨击。面对这些无端指责,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义正词严地回答:“南沙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固有领土,中方进行什么建设,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别的国家无权干涉!”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建设中的南薰岛

    而今的情形与当初有了很大的不同,南薰礁建设已经加强,驻守条件大为改善,而且美济礁就在鸿庥岛东面不远处,其军事力量相当可观。九章群礁东北缘的牛轭礁也在中国的控制之下,牛轭礁就在鸿庥岛的正南方不远处,郑和群礁的安达礁也在我方的控制之下,是否开始填海造岛尚不得而知,假如三岛礁开发建设成功,军事部署应该不弱。如若鸿庥岛上的越南驻军敢轻举妄动,美济礁、南薰礁、安达礁、牛轭礁、渚碧礁上的中国军队就可以四面合围,对鸿庥岛上的越南驻军给予致命的攻击,到那个时候,或许鸿庥岛连同其附近的几座岛礁将会改易主人。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鸿庥岛(越占)

 
   南薰礁东北面21公里处就是台湾军队驻守的太平岛,是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岛屿,也是南沙群岛中唯一有淡水的岛屿。该岛东西长1289米,南北宽365米,总面积0.49平方公里,天气晴朗的时候,用肉眼就可以看到太平岛,在望远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岛上的建筑物及郁郁葱葱的树木。近些年来,海峡两岸关系已经缓和,但驻守南沙的两岸军队还没有实现直接交往,他们采用特殊的方式进行沟通交流表达感情,台湾守军经常将机场的探照灯隔十来分钟向南薰礁照一下,我南薰礁驻守官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太平岛的灯光照射过来。每到春节、元宵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两岛礁上的驻守官兵同时燃放烟雾弹或打信号弹互相庆祝,南薰礁先打一颗,太平岛也跟着打一颗,南北两岛礁遥相呼应,共同庆祝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太平岛风光

    我曾写过一首小诗感叹两岸骨肉分离,记得里面有这样几句:台湾与大陆,同祖又同根。兄弟阋于墙,快仇而痛亲。亲情浓于水,骨肉怎离分?一笑泯恩怨,两岸结同心。携手维祖权,铸我大国魂。我南沙守备部队司令员熊云曾说过,两岸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都是同根同祖,不管太平岛上的台湾守军,还是南沙群岛上的大陆官兵,两岸军人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保护中华民族的主权,守卫老祖宗留下的这片美丽的蓝色国土。愿两岸的中国同胞能够真心携起手来,共同对付异族的侵略,维护好我们共同的祖权!

剪辑 (2)南沙群岛之南薰礁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