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淡泊名利 宁静致远

 
 
 

日志

 
 

两只蝈蝈  

2017-08-07 22:0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了一场雨。清晨,太阳照在一望无际的珠日河草原上,青翠欲滴,满目清新,成群的马、牛、羊在低头吃草,燕子在空中飞舞,微风徐徐吹拂,风车悠悠旋转。草地上,点缀着各色花朵,游人仨一群五一伙,到处溜达着,女人们摆弄着各种姿势,不停地拍照留影,整个草原热闹起来了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散步归来,我们在篝火广场转悠,欣赏着这无际的景色。突然,一阵蝈蝈的叫声传来,听起来象有两三只的样子。我把这发现指给同行的老赵,他一边点头,一边向叫声传来的草丛中走去,接近蝈蝈藏身之处时,更加小心翼翼。此刻,我把拍到的美景发给了朋友,请大家一起欣赏。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大约20分钟后,老赵得手了,逮到了一只铁皮蝈蝈。他两手捂着蝈蝈,高兴地咧嘴而笑。我给他腾空了一个矿泉水瓶,让他把蝈蝈放了进去。老赵怕闷死,又点了一支烟,在塑料瓶的四周,分别燎出几组气孔,大小与间距十分规整。他又从草地里折回一株野草,塞进瓶子供蝈蝈上下,又逮了一只蚂蚱跟它作伴。我们把这只蝈蝈叫珠日河。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上午十点多,我们离开珠日河草原,开始了返程。一阵说笑之后,众人昏昏欲睡,车内归于沉寂。途中,珠日河突然振动鸣器,“吱吱”鸣叫起来,伙伴们渐次从昏睡中苏醒过来,热烈地讨论起儿时的趣事。此时,距离珠日河草原已在300公里之外了,大家决定找个服务区休整一下,给身子补充点给养。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十几分钟后,车辆在珠日干嘎查服务区停了下来,我们简单吃了饭。我提前走出去过烟瘾,信步来到服务区边上的草地上,瞭望着大漠景色。脚底下长着叫不出名字的野草,附近零星长着一些菜蔬;远处,不规则地生长着一些玉米和树木。看起来,这儿干旱程度并不厉害,经过土壤改良,照样能种庄稼。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正这样思忖着,一阵蝈蝈的叫声传入耳际,我侧耳细听,声音来自不远处的草丛里。我不禁技痒,不由自主地向草丛走去。服务区的一位大妈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发现了“叫鸡”,我点了点头。借助草色的保护,蝈蝈很难被人发现。我四处逡巡着,仍没有发现蝈蝈的踪迹,只得耐心等待它再次叫唤。老赵也赶了过来,也加入了围捕行列。过了一会儿,蝈蝈再次鸣叫起来,叫声暴露了它的行踪,在这稀疏的草皮上,它是很难逃脱的。一波两折之后,蝈蝈终于被我逮到了,是一只草青色的,我们名之以珠日干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回到车上,我把珠日干跟老赵的珠日河放在一起。起初,小家伙很不老实,企图从瓶口爬出去。可是,有瓶盖密封着,它哪里能够逃得走呢?车子发动之际,那位大妈冒着暑气走来,隔着车窗递过来一朵南瓜花,好让她心爱的“叫鸡”路上享用。好人啊,这是,为数不多了。此时,我的耳际好似响起了韦唯的歌声,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人间!我从头上拧下一把汗,向热浪中的大妈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我们把南瓜花塞进瓶子里,不大一会儿,珠日河与珠日干争相来食。吃饱喝足,珠日干开始鸣叫,声音清脆悦耳,冲淡了几日来的沉闷,给这狭小的车厢带来的莫大的欢乐,大家的话题也多了起来。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我们那地方把蝈蝈叫做蚰子,雄性的会叫唤,名之以叫蚰;雌性的不叫唤,负责繁殖,名之以母蚰。俗话说,一个槽上栓不住俩叫驴,原来一个笼子里也养不下俩叫。接下来,两只蝈蝈开始了地盘争夺战。珠日河见新来者挤占了它的地盘,愤愤不平起来,从瓶底倒退着上升到瓶子的上部,故意用自己尾部去顶撞珠日干,跟红头阿三冲撞我泱泱大国一样,主动发起了战争挑衅。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可血气方刚的珠日干,却没有我中华民族的雍雍气度,它不容敌手来犯,立马接受挑战,掉过头来用门牙去掐珠日河。两只蝈蝈霎时都在一起,瓶子里传来了踢踢踏踏打斗声,战斗场面甚为激烈。两三个回合下来,珠日河败下阵来,退守到瓶子底部;珠日干也不来进攻,一场战事暂时结束,南瓜花也被震落到瓶底。珠日干牛刀小试,初战告捷,顺着草枝爬到最高部,振动鸣器,高歌一曲,庆祝胜利。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经过短暂的相持,战争双方间断爆发局部冲突,直到珠日河被彻底征服,沦为珠日干的顺民,两家才相安无事。珠日干以胜利者自居,每隔三五分钟总要鸣叫一次,洋洋自得,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被俘虏的身份。珠日河深以为耻,不声不响,有事匍匐在瓶子底部,有时则顺着草枝游走在瓶子各处,试图寻找珠日干的软肋,可始终不敢出手。
两只蝈蝈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我把珠日干的叫声录了下来,在它歇息的时候放给它听。珠日干以为来了新同伴,马上高声应和,一路叫声不绝。我把视频发给朋友,朋友问我:“你要把它带回家吗?”我一时不能回答。放了可惜,不放又怕将它们饿死了。它们原本是大自然的宠儿,还是放归大自然好。到了目的地,附近正好有一片庄稼地,我打算放掉它们,老赵虽不乐意,也不好拂我意,就任由我处理。我向庄稼地走去,一位工人正在路边清扫垃圾,看我要放走它们,就向我要了过去。但愿他能善待珠日河与珠日干哥儿俩!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